益生菌產業亂象:企業狂熱,科學家謹慎
日期:2019-08-14 瀏覽
益生菌產業正在快速成長,同時也伴隨著良莠不齊的行業問題,尤其在母嬰食品、保健品領域,益生菌甚至一度被包裝成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萬能靈藥”。

沖劑、滴劑、膠囊、糖果餅干、乳制品、嬰兒輔食……各種劑型的益生菌保健品、食品、功能飲品等充斥線上線下不同渠道,讓人眼花繚亂,一股圍繞益生菌保健品、健康食品的消費時尚撲面而來。

益生菌并非新鮮事物,在食品、保健品領域的應用也有很長時間了,中國益生菌領域的專家通過十余年的研究,正在與國際接軌,一些研究成果也在食品工業領域實現了轉化,益生菌產業正在快速成長,同時也伴隨著良莠不齊的行業問題,尤其在母嬰食品、保健品領域,益生菌甚至一度被包裝成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萬能靈藥”。

但事實上,益生菌的種類、菌株多且復雜,學界對益生菌的研究和判斷十分謹慎,鼠李糖桿菌等知名益生菌菌株在特定疾病的臨床試驗結果與商家標榜的效果相差甚遠,對于益生菌實際功效和安全性的研究也存在諸多爭議和不確定。

圍繞益生菌到底能不能吃、什么人能吃益生菌、消費者如何甄別眾多的益生菌噱頭產品、益生菌產業如何實現健康發展等問題,第一財經記者做了多方調研和采訪。

野蠻生長與消費困惑

“寶寶出生7天時,黃疸指數高達20,醫生建議照藍光后降下來一些,半個多月再去復查的時候,仍然偏高,醫生開了藥和益生菌沖劑,我擔心孩子太小了腸胃受不了刺激,加上之前聽崔玉濤醫生講座時記得他說過盡量不要人為干預孩子腸道菌群的自然發育,就沒有給他吃,經過勤喂、曬太陽,孩子的黃疸最終消退了。”家在武漢的媽媽鑫怡(化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孩子現在兩歲多了,幾乎每次遇到感冒發燒之類的問題,醫生都會開益生菌,“身邊的很多媽媽長期給孩子吃益生菌,說這樣能增強抵抗力,母嬰店里的米粉、餅干、營養面、糖果之類的也有很多標注含有益生菌,有益腸道健康之類的功能,我很困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給孩子吃、怎么吃,問過幾個醫生,答復不盡相同,而且也沒給什么解釋。”鑫怡說,身邊有很多媽媽都有跟她一樣的困惑,有的抵不住家人朋友的勸說,給孩子吃了益生菌,有的還在像她一樣地掙扎,不知道怎么選擇才是正確的。

不久前,第一財經記者參觀了第19屆中國孕嬰童展,在食品、保健品展區,發現參展商品里從嬰幼兒奶粉、輔食、糖果餅干、飲料到各種營養補充劑,益生菌概念普遍存在,甚至有號稱能預防、減少哺乳期婦女乳腺炎發病率的益生菌產品。不同的產品配料表中,對添加益生菌的說明也有差別,奶粉中普遍標注為“益生元”;滴劑、粉末狀沖劑則大都標注了添加的菌株名稱及菌數,嬰兒輔食、糖果零食及飲品中的益生菌標注則參差不齊。

第一財經記者隨機采訪了多名看展的家長和參展商,家長們普遍反映了益生菌應用十分廣泛的現象,對益生菌服用效果的評價不一,但一致的是,沒有一位家長認為益生菌有害健康。而參展商對添加了益生菌的嬰幼兒食品、保健品宣傳、推介力度也明顯更大,記者隨機采訪的數位參展商品牌,均表示日常攝入益生菌有助于腸道健康和增強抵抗力,其宣傳重點集中在雙歧桿菌、羅伊氏乳桿菌、保加利亞乳桿菌、鼠李糖桿菌等知名益生菌及活性添加量上。

隨后,記者走訪了聯華、家樂福等商超以及全家、良友等連鎖便利店,發現添加益生菌的產品集中在酸奶等乳制品、面包點心等食品品類,其配料表中對益生菌的標注也不同,有的只標注“益生菌”三個字,乳制品大都標注了益生菌的菌種,但少有標注菌數。一名全家便利店店員表示,這一年多酸奶制品的品牌、品類、口味明顯增加了,賣得挺不錯,乳酸菌夾心面包則是今年引進的,幾乎每天都可以賣光。

消費端的表現,往往直接投射在產業端。

睿歐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益生菌市場規模已達360億美元,全球益生菌產品中,保健食品與藥品占比8.6%,預計2020年全球益生菌膳食補充劑的市場價值將達到88億美元。中國益生菌2017年市場規模已達460億元人民幣,預計到2022年將接近千億元,年平均增速約14%,現處于快速增長期。

從細分行業看,益生菌食品占比最高,且以發酵乳制品為主,消費規模占比約78%。2017年,中國酸奶行業銷售額達到1192億元,同增18%,首次超過牛奶。且近年來中國酸奶行業毛利率在35%~40%左右,高端酸奶品類毛利率更高,高端份額的擴張進一步推升了利潤率。乳酸菌飲料的平均毛利率在30%左右,乳酸菌飲料龍頭養樂多的毛利率更是超過50%,2017~2018財年,養樂多實現營收4015.69億日元,截至2019年5月17日市值約1.15萬億日元,在細分市場影響力十分強勁。

利潤較高的則是保健品,合生元的益生菌業務毛利率在70%以上,澳大利亞益生菌膳食補充劑品牌Life Space的毛利率也在50%以上。此外,交大昂立、修正藥業、湯臣倍健等國內保健品、藥品企業,娃哈哈、君樂寶等食品企業也紛紛推出針對不同人群的益生菌產品;澳大利亞的Life Space、韓國的“媽咪愛”和美國的“康萃樂”等國外益生菌品牌也在中國母嬰市場得到了迅猛增長。

原料鏈條方面,益生菌原料巨頭丹麥公司科漢森截至2019年5月17日的市值達943億丹麥克朗,毛利率亦在50%以上,凈利率在18%~20%左右。另一原料巨頭杜邦公司則于2011年以334億丹麥克朗獲得92.2%的丹尼斯克控股權。這兩家公司,杜邦(占比約50%)和丹麥科漢森(占比約35%)壟斷了國內大部分益生菌原料市場。

申萬宏源證券認為,隨著益生菌行業迅速發展,在塑造細分龍頭上仍有較大市值空間,未來還可能出現更多大體量的公司。

過度宣傳包裝

珠海慧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向記者展示了一款號稱可以預防、減少哺乳期婦女乳腺炎發病率的“瑪西塔”固體益生菌沖劑,表示其中含有分離自健康母乳的益生菌CECT5716,每劑量添加了70億高活性菌,產地為新西蘭,該工作人員稱其在國外獲得大量哺乳期媽媽的關注,但記者注意到該品牌的另一款兒童益生菌產地標注為美國。

對此,第一財經記者咨詢了上海龍華醫院乳腺科醫生,得到的回復是,還沒有看到這類能預防乳腺炎的益生菌專業論文或報告,不知其是否真有實效,但防治乳腺炎目前來看與益生菌的常規保健功能并沒有多大關系。

在全球益生菌行業蓬勃發展的大背景下,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益生菌分會的數據顯示,2016 年亞太地區益生菌消費規模占全球規模的份額進一步擴大,高達 47%,其次是歐洲 22%(西歐15%、東歐 7%)、北美 16.5%和中東 6.5%。中國的益生菌產業起步晚,開發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落后歐洲、日本等地區約 15~30 年,進入 21 世紀后,國內益生菌市場呈現奮起直追的態勢。

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中國的益生菌產業快速增長受到五個端口(政策端、資本端、產業端、渠道端、消費端)的共同推動,整個益生菌普及率和教育都得到了高速發展。在當下食品飲料同質化嚴重、增長放緩的情況下,要形成高附加值、高溢價的產品競爭力,迎合大健康的消費趨勢,益生菌是一個很好的出口。

他判斷,未來五年益生菌產業會進入成熟期,大量企業布局,益生菌市場的容量會進一步爆發,大健康產業的紅利會進一步釋放。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行業標準缺乏,市面上的產品存在良莠不齊的情況,增長到一定量級后必然需要優化產業結構,淘汰一批名不副實、過度包裝的企業和產品。

乳業分析師宋亮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根據自己多年的觀察,市面上無處不在的益生菌產品,確實存在過度宣傳和包裝的問題,很多消費者也被洗腦了。以往很多商家只喊益生菌口號,并不標注益生菌種類和活性數量,加了什么、加了多少只有商家自己知道。近兩年這一現象有了改善,在菌株和菌數標注上有了較大提升,但益生菌不耐高溫,對加工和儲存條件有很多限制,真正進到消費者嘴里的益生菌食品飲料和保健品,到底有沒有實際效果,并沒有保障。

“中國益生菌市場還有另一個問題是,被外資益生菌原料壟斷嚴重,本土的益生菌菌種也有很多不錯的,但相關部門并沒有放開本土菌種的商業應用,國內企業大多數只能依靠進口。”宋亮表示,保健品行業的規范并非一朝一夕,消費者要加強自身的識別能力和科普學習,健康的人群原則上來說是不需要補充益生菌的。

除了上文提到兩大原料巨頭,國內益生菌廠商中,年產能及產值在千萬規模以上的公司也有數家,包括江蘇微康生物、北京科拓恒通、河北一然生物、上海潤盈生物,2017年產值在 1 億元以的上僅有江蘇微康生物,該公司專注于益生菌的研發、生產及應用。總體來說,本土的益生菌原料企業還比較弱小。

杜邦營養與健康大中華區研發總監何衛加也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益生菌不能只強調菌群,添加劑量對服用效果有決定性作用。益生菌健康功能的起效是建立在有一定數量(通常認為產品中不低于每克或每毫升107菌落形成單位)和活性的活菌安全到達小腸或者結腸這個基礎上的,并且需要保證這些益生菌在宿主體內保持正常活性和代謝。而益生菌在到達腸道之前會暴露于胃液和膽汁內,這些酸性較強的環境導致大部分菌群在到達小腸或者結腸前就已死亡,因此需要采取有效措施保護益生菌的活力。

但從第一財經記者的走訪來看,目前還沒有企業在宣傳中明確表示,采用了何種措施來保護益生菌的活力,不少商家甚至對這一重要指標并沒有概念且不重視。

爭議與風險

益生菌行業的話題和熱度在不斷升高,來自學界的滅火行動也在增加。

2018年9月6日Cell雜志以封面研究的形式,發表了兩篇關于益生菌的重磅研究,分別報道了小鼠和人在正常狀態和抗生素處理之后服用的益生菌的結果。在學界關注和媒體報道下,益生菌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其中值得注意的一項實驗表明,相比于自然狀態及糞菌移植,服用益生菌延緩了使用抗生素后的腸道菌群恢復;而停用益生菌后,腸道菌群很快恢復至原先的狀態。

眾所周知,使用抗生素容易引起腸道功能紊亂,在嬰幼兒群體中尤其明顯,當下人們乃至醫生普遍認知的是,生病引起的腸道功能紊亂,服用益生菌有助于盡快恢復腸道功能健康。上述研究的結果,與人們的普遍認知和保健品宣傳的觀點,明顯相悖。

熱心腸生物技術研究院董事長、院長藍燦輝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益生菌大家都很熟悉,“益生”二字暗示它們對人體可能有潛在的好處,但是近些年來,益生菌的概念逐漸有點變味了。經過別有用心的商家炒作,益生菌逐漸被神話成“萬靈藥”,似乎很多疾病和癥狀都能靠吃益生菌來改善甚至治愈,這明顯是誤導。

“腸道菌群的研究很火熱,每天都有不少新論文刊發。大量研究證明,菌群與人體健康關系密切。但菌群“厲害”不代表某些益生菌產品也厲害——把腸道菌群功能等同于益生菌產品功能的都是大忽悠。而且,對于腸道菌群的研究也不能過分拔高,目前對于菌群的認知大部分還停留在與健康和疾病的相關性上,真正深入因果性和機制性的研究還處于起步階段。”藍燦輝稱,益生菌到底有沒有用,這個恐怕沒有一刀切的標準答案,大多數科學家很謹慎,有一些企業家很狂熱,媒體和消費者似乎都比較迷茫。有不少證據表明,特定益生菌對特定適應癥是有效的,當然其功效具有明顯的菌株特異性和個體特異性。

換句話說,某個益生菌產品是否能改善特定癥狀,不僅要看用的菌株對不對路,還要看個體情況,也許對張三有用,對李四就完全無效。他認為,個性化的益生菌干預研究才剛剛起步,目前的研究成果還無法指導消費者如何根據自身情況來挑選益生菌產品。

另一方面,益生菌的臨床研究中,普遍缺少充分的安全性、危害性的報告,是評估益生菌安全性的一大阻礙。

藍燦輝表示,可能很多人都覺得益生菌和魚油之類的保健品一樣,吃了不管用沒關系,至少不會給身體帶來問題,很多品牌和商家也在推廣時聲稱自己的產品“絕對安全”。但事實上,益生菌確實存在風險,特別是對免疫低下的人群。

“對益生菌的風險性下定論為時尚早,但不能定論并不代表風險不存在,益生菌的潛在風險和適用人群,是產業界無法回避的問題,廣大消費者在購買和使用益生菌產品前,也應心中有數。”藍燦輝說道。

近年來,益生菌行業在標準法規方面取得重要進展,尤其在益生菌保健食品的法規建設上,國家監管機構明確了益生菌保健食品的定位,積極推進注冊與備案雙軌制建設。在此前公開征求意見的《益生菌類保健食品申報與審評規定(征求意見稿)》受到各方關注,新修訂征求意見稿明確了益生菌定義,并將益生菌安全性與功效性審查聚焦于菌株,逐漸與國際接軌。同時,隨著備受關注的9種益生菌與7種益生元納入保健食品原料目錄研究的范疇。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特殊食品安全監督管理司處長宛超在今年6月表示,在最新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改革加強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見》中已明確,推進保健食品注冊與備案雙軌運行。在益生菌行業,要關注以下兩方面:一方面,如何規范加強注冊環節益生菌產品的安全和有效性審查;另一方面,如何實現益生菌產品標準化和規范化發展。而這離不開兩大核心要素,一是明確定義益生菌產品。通過制度法規建設對益生菌有一個清晰的限定,以規范市場,從而讓消費者更加清晰、理性地認知這一產業的發展。二是在安全和功效方面,要朝著以菌株為依托的發展水平努力,研究菌株的安全性和功效性,這也是下一步發展的整體方向。

歸根結底,關注特定益生菌菌株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問題,需要相關研究進一步展開和深入。

對于產業界,藍燦輝認為,應該對益生菌市場的過度炒作潑潑冷水、降降溫了。商業宣傳應回歸循證,扎實的科學和臨床證據,是益生菌產品的根基。“更加完善和有說服力的臨床研究、重視益生菌干預的安全性評估、深入菌株和生物學機制層面、個性化益生菌干預方法等等,應是未來益生菌科研和產業轉化研發的重點方向。”


來源:騰訊網企鵝號第一財經

龙之谷手游坐骑
tingmei人体艺术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 新百威娱乐公司 看牌抢庄牛牛 下彩彩票触屏版 欢乐生肖平台 重庆时时彩计划 稳定版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 五洲艳照门 丝袜女优做爱